为锻造领域中一流企业努力
视听中心 企业文化 荣誉资质 锻造工艺 给力锻造有限公司

新闻详情|News

球拍突断刺伤学生厂家学校各担其责

  两名中学生在上体育课打羽毛球时,球拍与球柄突然分离,一学生手中的球拍端的尖柄刺中另一学生的头部,导致其颅脑开放性创伤。生产球拍的企业、学校以及一起打球的学生该如何担责?

  1998年9月出生的小余,是铜陵市某中学学生。2012年1月6日,上体育课时,体育教师安排小余和小陈一组打羽毛球,其间,小陈手中的羽毛球拍与球柄分离,球拍端的尖柄刺中小余头部,致小余颅脑开放性创伤。小余受伤后,先后入在铜陵、合肥、北京等地医院住院治疗,共花费医疗费21万余元。经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小余伤残等级为四级。

  小余诉至铜陵市狮子山区法院,要求上海红双喜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红双喜公司)、上海红冠体育用品有限公司(下称红冠公司)、铜陵市某中学、同学小陈等赔偿其各项损失合计297万余元。

  2013年11月29日,经江苏省苏州一家检测技术部门鉴定,涉案致小余受伤的羽毛球拍的拍杆与拍柄未完全粘合,不符合相关标准规定的质量要求。

  法院查明,涉案伤人的羽毛球拍系铜陵市教育局采用招标采购的形式,于2010年12月从合肥久久工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久久公司)购买,球拍品牌名为红双喜208型铁合金羽毛球拍,由红双喜公司生产,红冠公司销售给久久公司。

  一审法院认为,我国《产品质量法》、《侵权责任法》明确规定,生产者应当对其生产的产品质量负责。产品质量应当符合不存在危及人身、财产安全的不合理危险,有保障人体健康和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应当符合该标准。因产品存在缺陷造成人身、缺陷产品以外的其他财产损害的,生产者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该案中,红双喜公司生产的红双喜208型铁合金羽毛球拍存在产品缺陷,同时与小余的损害结果具有因果关系,红双喜公司作为产品的生产者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久久公司和红冠公司作为销售者对产品缺陷没有过错,故对因产品缺陷造成的损害后果不承担责任。该事故中,同学小陈无过错,依法不承担责任。

  小余作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某中学学习期间受到人身损害,该中学未尽到教育、管理职责,应当承担相应责任,承担责任的比例为10%,即赔偿小余经济损失9万余元。因该中学已实际支付小余赔偿款17万余元,对小余要求该中学赔偿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

  一审判决:被告上海红双喜公司赔偿原告小余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康复器械的费用、营养费、交通费、残疾赔偿金、鉴定费、护理费、定残后护理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经济损失87.6万余元;驳回原告小余的其他诉讼请求。

  红双喜公司向铜陵市中级法院上诉称:该案立案时的案由为“健康权纠纷”,一审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将案由变更为“产品责任纠纷”,减轻了涉案中学的责任,有违法院审理的中立性原则和公正原则,属适用法律错误。小余不是购买涉案羽毛球拍的消费者,红双喜公司不应承担产品生产者的责任。涉案中学追加红双喜公司为被告是转嫁责任的恶意诉讼,不应支持。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驳回对红双喜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法院认为,案由是法院对当事人诉争的法律关系的概括,当事人主张法律关系与法院根据案件事实认定的法律关系不一致时,法院可以变更案由。铜陵市狮子山区法院一审中根据案件事实认定此案的案由为产品责任纠纷并作出了变更,且重新指定了举证期限,并无不当。《侵权责任法》第41条规定:因产品存在缺陷造成他人损害的,生产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该条文并未规定产品责任纠纷案件诉讼主体必须为产品的购买者,红双喜公司认为小余不是购买红双喜产品的消费者,不符合产品责任纠纷案的主体资格的诉讼主张,无法律依据。

  红双喜公司作为涉案羽毛球拍的生产者,因其生产的涉案羽毛球拍不符合国家质量标准,存在危及他人人身、财产安全的不合理的危险,并给小余造成损害,红双喜公司应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久久公司和红冠公司作为销售者对产品缺陷无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小余作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中学学习期间受到人身损害,学校未尽到教育、管理职责,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据此,一审法院认定红双喜公司和该校对小余的损失分别承担90%和10%,并无不当。近日,铜陵市中级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高原

2020-03-22 03:53:58  [返回]